• 介绍 首页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阅读设置
    第一卷 第1138章 一化苍宇清
      第一卷第1138章一化苍宇清
      刹那后,本源道镜也恍惚间变小,然而有宛若芝麻粒大的那么一个小点,带着埋怨声接踵而至,一肚子委屈。
      “你倒是痛快了,将元神化为万千,全部扔进了混沌海,叫我咋办?孤零零的一个人,那种孤寂的岁月……好怕怕,本源灵必须有依托!”
      “咦?我差点忽略了这点,堂堂混沌本源,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化做虚无,如此久有些难办!”
      ‘嘤!’
      莫名间,本源道镜变换了无数种形态,有时成为细长的丝线,有时变为一缕浑浊源气,或者扭曲着缩小,就是无法消失。
      但转眼间,一抹虚幻之气,顷刻包裹了她,那是乱到极点的迷你虚气,凝聚成一粒圆珠,将芝麻小粒塑在内部,附近虚空都是静谧的波动。
      静中有动!
      然后,圆珠一闪就消失了。
      但在寰宇之巅,却多了一颗巨大的宝珠,其直径足有千里,内部雾蒙蒙一团,无上玄气在滚荡,核心之处隐约有光芒闪动。
      紫光缭绕的一团鸿蒙精气,形成磨盘大小的光团,滴溜溜不断转动,无论什么生灵,看一眼就再也挪不动脚步。
      那不是吸引,纯粹来自于本源的魅力所致,搭配众生来自最初始的本能,宛若新生婴儿见到最迷人的东西,无形中诱惑着一切。
      仿佛,这宝珠是一盏明灯,一个灯塔,在为黑暗中迷途的生灵照亮来路,为混沌海里的任何一艘航船,指引了最清晰的方向。
      “为什么?我要向那里去?”
      不知多远的混沌海中,一个又矮又胖,獠牙猪头,搭配一对龙爪,浑身长满金黄色罡毛的怪物,晃动千丈身躯,正飞遁在寰宇间,忽然刹住脚步,歪头看向某个方向,开始疑惑。
      “谁在号召我族?”
      一群浩荡龙族,正向前继续遨游,莫名前不约而同停住脚步,苍白龙头的老龙扭动几下身躯,一脸惊疑不定。
      他们自从遵从陆寒的意见,一路走来果然无事,这些年跨越的距离,简直难以计数,此刻忽然有莫名力量,开会时一遍遍勾动着所有强者的心弦。
      “不可去!”
      良久,老龙晃动头颅,张口喷出一片白雾,化为无数狰狞虚影,挡住了所有小辈的视线。
      ‘为何啊?老祖?’
      ‘我分明感受到了,那个方向有让我龙族强大,甚至恢复古老血脉的机缘。’
      ‘如此神奇的感召和指引,仙界的那个道君,定然也会前往,有他护佑,或许万无一失。’
      数十条大龙一阵躁动,有的差点垂涎,尽力咽下口水,喉结滚动着,忍不住要争取一丝契机。
      “诱惑就是杀劫!”
      那些狰狞虚影,组成一片屏障,迅速的形成凶恶古代强大生物,都是龙族的劲敌,张牙舞爪向龙群示威,它们密密麻麻,几乎无边无际。
      终究,这些龙族还是继续赶路,而在一处惶惶云海里,有青色瀑布汹涌垂落,下方却升腾出大量的绿色气柱,顺着瀑布悬浮而上。
      瀑布上空,一座小塔悠悠荡荡的飘着,周遭都是粉色的潮汐,围绕着塔楼缓缓流转。
      但片刻后,小塔突兀的伸出了一只手,也在那一刻,瀑布直接定格,气柱当场固化,粉色潮汐纷纷消失,一股荒冷的古老洪流里,有个瘦高的身影走了出来。
      虽然不是人,但他的确很英俊,头部上窄下宽,宛若苍鹰般的脑袋,身躯后方悬浮着九根白色飘带,白脸黑目,宛若人妖。
      他凝视着那个方向,就此一动不动,在时光里度过了三日,然后回去了,瀑布再次轰隆隆垂下,粉色潮汐继续涌动,但与先前相比,似乎沉重了许多。
      一片类似极光的潮汐,在悄悄来回卷动,一切都毫无声息,似乎在偷偷的表演。
      但莫名间,这绚烂的潮汐就化为一对对巨大翅膀,总计多达九对,前后的总规模足有十几万里长。
      诡异的是连接处仍旧空空如也,似乎是一套摆好造型的衣服,在静静等待主人,直到半日后,第一道血色电芒出现。
      那道电芒横贯宇宙擎苍,滋啦啦划开世界,是从九对翅膀之间的上方产生,电芒微微扭曲,然后蜕化为滚滚洪流,那是青紫色的洪流。
      “昂——!”
      伴随着震破神魂的咆哮,洪流扩张开来,正好塞满羽翼之间,形成绝大怪物,狂暴气势如阵阵海啸,不断向八荒涌荡开去。
      “我本不想这样的,奈何啊……奈何!”
      这一刻,它仿佛是成为天地间的唯一,所有神辉都前来环绕,其身躯投下更无边的幻影,影子庞大到覆盖千万里,如天帝下界,举世无敌。
      与这里发生的骇人异象,几乎惶不多让的,是另一个神奇的地方,那里星辰盘踞,数万颗巨大星斗,组成造型奇特的星海。
      其中,大约几百颗星斗,完全拼接在一起,屹立于星海中央,无数缝隙里向下渗透出清气。
      没过多久,忽然天崩地裂的闷响诞生,整个星海颤抖起伏无数次,恍若整个宇宙都动摇了根本。
      然而造成这一切的,只是一根手指,那手指无比粗壮,长数万里,伸出核心区域,探入惶惶星海里,产生巨大投影。
      投影堪比黑暗之河,遮蔽了一切物质,无数星辰被笼罩,诡异的直接消失了。
      手指大约共有九截,每一截上都可有印记,可怕的力量从上面散出,看似轻飘飘,没有实际重量,却感觉能指出任何生灵,乃至混沌的最薄弱之处。
      片刻后,这根长长的手指开始弯曲,然后向外一弹,一道光柱从中间的指节直射上下,上达颠端,下达幽冥。
      其他八个指节则各射一道清气,洞穿各个方向的虚空,消失于混沌深处。
      星斗凝结的核心,一股极其骇人的无形精神力,由弱到强节节攀升,最后形成实质般的旋涡,内部涌出一股无色泉水,散发这至强至圣的古混沌奥义。
      若精神感知,就发现那股泉水充满大祥和,水滴无色,然而进入混沌海后就蜕化为朦胧的洁白光辉,任何生灵一接触,就感觉自己飞升了,绝对神妙。
      “自知索取,不想奉献,需要感化的东西太多了,唉——!”
      半虚半实的一个声音,很低沉无力的溢出,全是开始汩汩冒泡,从里面升腾出一个身影,面露愁容。
      他身穿白色羽衣,眉宇间一道细细红线,看不见五官具体构造,两条腿略微弯曲,一根晶莹的短棍悬浮在脑后。
      茫茫混沌海,类似情景出现在各地,而不计其数的混沌凶兽,以及各种先天古妖、原始精灵,都被陆寒的声音唤醒,然后感觉到了什么,纷纷蜂拥而来。
      “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有的强大生灵,坐在虚空不断拍打脑壳,脸上表现出垂涎三尺,眼眸深处却被清醒霸占,陷入自我犹豫,取舍很难。
      “哼!又来!但凡有自知之明,都会反方向规避,此地不宜久留!”
      强行压制住致命诱惑,为数不少的强大生物,甚至不惜以剧痛来保持警惕,咬牙切齿的反方向遁走,神情里还带着遗憾,遁速却越来越快。
      …………
      地球上,自从成为修仙者的家园,所谓四季已经模糊,失去了骄阳,却也得以永恒。
      如今的气象,一切以人类意志为准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修士悟道的间歇,还不忘吞云吐雾,为凡俗指点江山。
      实验室里,堂堂元婴强者,居然透过显微镜,看着一种微生物,不断啧啧称奇,事儿就陷入苦思。
      荒漠和大山深处,有修士站在导弹顶端,随着轰鸣响起,人弹合一,一飞冲天,伴随隆隆的强大升力,修士长天高举,刺开虚空,导弹速度超乎寻常。
      无忧无虑者,甚至仰卧在卫星上,灵酒灵果接连入腹,有人纵然知道,自己不过是寄生于某个大能的袖袍内,但空间仍旧无边无际,比史书上记载,不知还要广袤多少倍。
      …………
      玄界,一个女子站在天武圣山之巅,昂头眺望着,神念所及,目光的尽头,都是空无一片。
      她的紫色琼罗衣,映衬出淡淡微光,那张瓜子脸白皙俏丽,只是时而皱眉,时而期望。
      但是整个人,有堪比一把刀般的锐利气势,如长虹欲要贯天,再也不会复返。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良久,此女终于拿出一颗晶球,有些怜惜的看了许久,然后轻咬红唇,将其用力捏碎。此物,她可是小心保管了数千载,当年那人送给自己的宝贝无数,这晶球只是很另类的一个。
      晶球破碎,一张道符出现,并且伸展开来,上面铭刻十个大字,此女惊讶,随即轻轻念诵。
      “冷莜瑜,你准备好了?”
      “嗯?嗯!”
      莫名的,有个身影响彻在附近,那声音恍若初来乍到,又似乎无比熟悉,她好久都未听见了。
      短暂的猝不及防之后,又忙不迭带着欣喜点头,生怕机会一错而过,曾经一路高歌猛进,今天站在了渡劫之巅,按照以往,是要经历飞升大劫,九死一生,羽化成仙的。
      当初,冷莜瑜短暂的领略了至尊高位,品尝过一览众山小,万法须弥间的感觉,回到原本境界,短短时间内就连续突破大乘、神照、渡劫三大境界。
      她未曾受过陆寒点化,没有得到帮助,纯粹依靠自己,经受住内心煎熬,幽幽数千载,终于成功了。
      她原本有些幽怨,然而时光推移,似乎慢慢懂了,占位高远者,布局必有因。
      忽然之间,冷莜瑜感觉自己开始轻盈,身躯仿佛被一只大手握住,然后从外向内,一股莫名的神圣奥义在侵蚀自己。
      而从体内向外,则溢出一股涓涓细流,自己的灵婴原本精神抖擞,此刻却伸展四肢,竟然困乏无比,竭力伸了个懒腰。
      “呀!”
      涓涓细流是一股精血,当和奥义接触后,一道白光莫名出现,闪电般贯入了冷莜瑜脑海,她开始震颤,继而神情恍惚起来。
      似乎做了个遥不可及的梦,梦里的自己,直接变成神仙了,然而还未来得及看看四周,感觉自己的实力,又接连拔高了两个层次。
      豁然,一抹阴凉拂过,冷莜瑜睁开眼睛,发现她毕生都依赖的玄土本界,早已消失无踪,而自己也没有在向往和传说的仙界内。
      周围虚无缥缈,景象似近而远,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仅仅围拢住自己,那感觉顺畅且困涩,浩渺却实际,似乎能一眼万年,也可以望眼欲穿。
      “你……你在吗?”
      她有些怕。
      “当然!你已来到混沌海,有条路没人走,此路直接并纯正,且先看看。”
      ‘嗯?人呢?何以不现身!?’
      当听到陆寒回应,冷莜瑜拍了拍胸口,她才发现自己的肉身没了,只剩尺高的小小元神,但还是放下心来,甜美的笑了笑,即便听到的话让人有点懵。
      …………
      洪荒界另一侧,茫茫混沌海中,连片的大陆在漂浮,并且向洪荒靠近中,宛若无数战舰被莫名力量推着,速度绝对不慢。
      这些拥挤在一起的浩土,似乎要支离破碎,却总有一两处连接点,顽固的不肯断裂,导致十几块陆地始终互相依靠。
      其中,距离边缘仅有一块大陆相隔,某个面积中等浩土上,有棵万丈高的枯树,绝大部分干枯已死,仅在根部冒出几根翠绿的软枝条。
      但在枯树之巅,坐着个深棕色长毛的小兽,全身伴生无数道纹,并且不断闪烁。
      头顶一只独眼散发金绿神芒,头顶上还生有一根独角,紫红且晶莹。
      其脖颈上戴着紫铜色圆环,身躯壮硕的堪比夔牛,两只前肢酷似巨猿的手臂,非常粗壮苍劲,上面布满黑晶晶的软毛。
      两只牛蹄随意晃动,腹部圆滚滚光滑无毛,上面刻画着血红色线条组成的图腾,但这一切,都因为此兽在抽泣,显得不太重要。
      “苍梧,是这里吧?昆穷位面!”
      “是的,我回来了,谢谢你!这就是仓泽神域,当年重伤之地,改变我命运的地方,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