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阅读设置
    第一卷 第1139章 只配做试验品
      第一卷第1139章只配做试验品
      “一念而已,无须客气!”
      陆寒回应,然后再无声息,他将自己散布在混沌海,因为处处皆乱,处处故我在。
      曾经,若找到远离洪荒界太久的昆穷位面,却是需要大量光阴,他独自一人扎进混沌海,辅助苍梧兽圆梦,本就是盘算和游历中的一个小目标。
      如今,太容易了!
      才化身亿万,就发现了好多个大世界,昆穷位面又开始靠近洪荒了,虽然仍旧距离很远,也从未真正接触过,相隔千百年岁月的距离,已是珍贵。
      苍梧兽回来了,时隔无数岁月,他看着一幕幕熟悉的故土,恍若做梦。
      本来,他赋闲无事,正研究一枚稀有的铁石,里面蕴含着的奇怪能量,居然全然不同,仿佛来自于三个时期。
      蓦的,眼前虚空大开,苍梧兽就忽然出现在一片广袤的黑红色荒原上,这里荒凉无度,地面巨坑林立,背后就是两座半截的残破山峦,一棵枯树高高耸立着。
      半掩埋的巨兽白骨,以及巨大的残刃边角,斜插在地面的锈蚀旗杆,甚至仍旧闪光的箭矢锋芒,和动辄百丈深的巨坑,以及遍地黑红色,残余的祘血腥气,共同构成一副远古大战留下的惊人痕迹。
      苍泽神域,原本生机累累,在昆穷位面小有盛名,两座残破的山峦,曾经是万丈巨峰,枯树不输气势,同样挺拔着风姿。
      大战,是毁灭法则的使者,黑红色的大地,就是无数生灵之血染成。
      这些个庞大的位面,存在者好多混沌真灵的后裔,无数古妖甚至传承了部分大道法则,他们在这里繁衍,形成别具一格的妖界。
      这里的妖族,动辄寿元绵长,且繁衍力惊人,当生存空间突破临界点,就照例发生旷古烁今的大战,强者继续生存,弱者灭亡。
      苍梧兽陷入浩劫,一切都是命运法则使然,他当年只是族群的一个小护法,神通都不如真仙,何以能安然避难。
      “背叛者,我回来了!”
      身下的枯树,忽然断了一截分枝,苍梧兽将其握在手里,然后低头,轻轻抚摸了一下肚腩,那上面的图腾,开始活灵活现。
      他跃下枯树,大步而去,一步一个脚印,身躯随着前进慢慢壮大,才走出千里,就已经身高百丈,堪比巨猿泰山,浑雄气势无法衡量。
      ‘你呢?’
      ‘切!本神尊才不和他去勾心斗角,什么出卖啦、背叛啦,天天打打杀杀的,太低级,太恶心了!’
      ‘呵呵!一个被拐卖的孩子,有何资格说这些大话。’
      ‘啥?你咋知道的?你你……你难道……?’
      一个小脑袋,忽然钻出虚空,满脸惊愕的打量四周,他想找到陆寒所在,然而回应都没有了。
      被拐卖的孩子?
      噗!
      “本神尊拒绝你的侮辱,请出示证据,否则混沌苍苍,必有回响!”
      呼啦……!
      恍惚间,虚空前多了一块残缺的破布,上面沾满污渍,只剩下三分之二,右上角缺失。
      这块布匹,曾经绝对艳丽,即便屡遭蹂躏,仍旧有部分冠以颜色,最吸引人的是,表面隐约是一个画像。
      模模糊糊中,一只比较肥硕,胖乎乎的小兽,还能看出轮廓,他顶着个大脑袋,酷似龙首,挂着一大撮狮子毛。
      短角才探出额头,眼睛却不小,浑身都是灰白圆点斑纹,偶尔分布了几块淡金色鳞片,长长的牛尾直挺挺竖起。
      “昂——!”
      与以往完全不一样的低吼,从青澜兽口中发出,然后就呆了,死死盯着这块破布,宛若珍宝,眼眶有晶莹之物闪耀。
      这块破布,宛若张贴的告示一般,缺失的部分应该有几多文字,现在就剩快被磨灭的废品,但其中承载的亲情意念,永不断绝。
      “你的故土,居然比苍梧精彩多了,但那里已经被咬去了一块,家乡是不是还在,暂时无法确定。”
      陆寒歪头思索片刻,然后有只大手凭空浮现,将青澜兽从虚空抓了出来,对着痴痴哀哀的他点了几下,一股紊乱法则将其尽数包裹。
      随即,原本就体型不大的此兽,又被压缩开来,直至无比微小,似乎内部存在最神奇的芥子空间,最后仅有豌豆粒那么大。
      大手对准某个方向,食指向那里一点,虚空立即出现一条直线,很细的直线,仅有筷子粗细,线条内部还生成一条通道。
      紧接着,中指弯曲,豌豆粒般的小东西,被用力屈指一弹,如消失的炮弹般,眨眼顺着细小通道,直射惶惶深处。
      那块破布状的告示,也随着青澜兽消失,逐渐化为齑粉,彻底消散于虚空。
      ‘啧啧!唉!’
      片刻后,陆寒的声音还在,似乎对青澜兽的故土饶有兴趣,那声叹息这来自混沌凶流的残忍,偌大一个世界,又被吞噬掉不少。
      他清晰的察觉到,这块名为‘宝云寰界’的广袤之地,一场大战才结束不久,扩散的紊乱波动至今还在。
      宝云寰界,盛产精灵和萌物,甚至有先天幸存的迷你生物,在那里悄悄隐匿着,一旦被发现,或者引发莫大浩劫,或者局势的造成剧烈震荡。
      他的一丝感应,只在这个大世界粗略扫了扫,除了带回这张告示,并无暇仔细查看。
      有些人在等着他,关于混沌凶流,他已经掌握了两次印证,接下来再试验一次,或许真的是那样…………
      “我在!”
      几个月以后,仙界边缘,靠近混沌海的虚空,想起了两声炸雷,带着旷世绝响,向仙界滚滚遮蔽过去。
      弥阳仙域,陆寒涅槃回归时,最先出现的地方,他又再次降临,即便此刻身处混沌海边缘,隔绝了一片片星海,仍能仔细洞悉这块生机寥寥的偌大浩土,只是已经无悲无喜。
      和他有些许交集的天轮门,有无数飞来奔去的身影,正忙得焦头烂额,绵长的天轮山脉,两端都缺失了好多,最高峰消失无踪。
      这里明显被魔族大军重点‘照顾’过,此刻的天家宗门,所剩门徒稀稀拉拉,充其量仅有万人。
      然而和其他宗门宗族相比之下,这里居然算是人影稠密之地,不知多少地方,仅有寥寥几个传承后生,坐在门前低声啜泣。
      那炸雷般的声响,即便大罗金仙,也根本听不见丝毫,低阶修士更毫无所觉,这两个字都给有缘人听得。
      陆寒岂会没有发现,有几个身影正在洪荒边缘,距离他并不远的一个巨大陨星上,那里道机深沉,也有魔意昭昭、妖光凛凛,岂会缺少幽黑森森。
      声音遮蔽过去时,无数虚幻立即抬头,随后霍然站起,他们的眼神中,无一不闪过惊喜。
      “你还能活着回来?嘎嘎嘎……!”
      “果然是气运加身,能成功轮回的,的确不简单,好啊!”
      “嗯!真好!本以为再也见不到圣元道君了,嘿嘿!”
      “因为你,我等被惩罚禁闭上千载,经历过几次苦楚,如今不得不暂且离开洪荒,选在此地小住。”
      “别废话,有人要见你,不得不去!但在走之前,能否让我们看看,你咋玄天仙墓里得到的东西,或者说一说机缘?”
      共计八股撑天拄地的恐怖气息,先后一发而收,这些道君围了过来,有人面含微笑,有人舔着嘴唇,都满脸期许。
      靠前压迫而来的,自然是玄幽鬼圣、扶暝、司元灵祖和苍蛾妖祖四人,略微走在后面的,反而是仙界的四个道君,他们略微显得尴尬,硬着头皮跟随。
      每个道君见到陆寒时,都微微吃惊不小,因为仅仅间隔几个星辰,他们竟然没有察觉对方靠近。
      其他四界的道君,同样心思涌动,嘴里粗狂无礼,实则仔仔细细的审视这位圣元道君,他们感觉陆寒的气息,明显有所变化,但又无法说清。
      然而,这些人未得到丝毫回应,陆寒反而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具随意凝视的身躯,和以往相差无几。
      接着,扭头便走,去向正是当年所知,这些道君给他设计好的陷阱,那里仍旧深沉条条,早已变成龙潭虎穴。
      “狂妄!”
      魔界的扶暝一晃大球,青年面孔微怒,随即化为冷笑,在原地轻轻一弹,就快速追上陆寒,几乎和他并列。
      他的元神,原来是坐在圆球内,有一副黑白相间的太极图,此刻从中间分开,一股来自古老的魔念,无比浓烈并飞射而出,死死锁定陆寒。
      与此同时,一把大号摇椅,诡异的出现在陆寒另一侧,上面有挂满根须的大号人参,散发出明亮的焦黄色光泽,内部流淌着金色血液,宛若怒江咆哮,几乎快要沸腾。
      “我灵界的道君,本就越发难产,你倒是下手狠辣,转眼就抹去了一位,不愧是可以抹杀同阶的厉害角色,这次斗胆,想一窥那种大神通的全貌。”
      “咳咳……!陆道友,玄风仙域毕竟是咱们仙界的一块宝地,你不能借着灭杀混沌凶魔的名义,把那里化为一片焦土,太多无辜惨死,诸界乱战都没有那么残忍啊!”
      后方紧随而至的,是个头带紫金头环,身披青金锁子甲衣的中年汉子,他不断摇头,满脸痛惜惋惜,逾期带着责备。
      “这几个老贼对你觊觎已久,我等不放心,特此前来保护,若他们太过分,决不答应!”
      脚踏乳白云环,身穿天蓝色锦衣的老者,接连加速追上来,一脸义正言辞,似乎要和陆寒同仇敌忾。
      陆寒笑而不语,再说一句话,他都感觉脏了自己的嘴,身躯化为流光,默不作声,一路飞驰。
      嘶——!
      后方几人,眼神迅速交流了几次,均都感觉蹊跷,这些岁月,他们已经将陆寒前世,研究的无法再详细。
      并且连陆寒重生后,一步步走过的地方,以及回返昊冥仙域的路途,以及做过的每件事,都想办法查到,并且一一鉴定过。
      前后相比,有些不对!
      他们已知,离开仙界远遁前的陆寒,虽然话语较少,却杀伐果断,一言不合直接出手。
      此刻,居然没有脾气,没有怒意,不见杀伐气息,难觅丝毫波澜,仿佛一潭死水,再也无法掀起骇浪。
      这些强者惊疑不定了无数天,但他们就要到了,前方昏暗中,星云重重,一副怪异之象摆在那里。
      这里的星云,全是未成型的星辰,太多的碎石和尘埃遍布着,一副暗沉和破败之状,仅有几道红光不知诞生,又很快熄灭。
      茫茫昏暗,一片死寂中,根本不存在生命,是彻底的死域世界,核心处连法则都不完整。
      八个道君的遁速,不知不觉已经变慢,然而陆寒则继续飞射,几个呼吸间扎进了星云中,如此怪异的表现,反而让他们开始忐忑起来。
      “好了!想见你的人,料你也想不到是谁,只需恭敬些,你我都有好处。”
      忽闪着翅膀的苍蛾妖祖,向四外远眺片刻,忽然提高嗓音,底气十足。
      “深渊道君即便金口玉言,稍后必须要一一回答的,我等道君级别,在那位前辈眼下,仍旧渺小得很,道祖都需尊敬啊!”
      遮掩在青气腾腾之内,看不清轮廓的一个身影,却晃动着两把紫金色蒲扇,冒出颇有书生气的几句话。
      “灵环魔神,你居然忍住了诱惑,没去那里找死,难得看得起陆某,那还不滚出来!”
      忽然,这里的苍宇猛然狂跳,空间蓦的开始重重叠叠,然后断裂成无数块,以为陆寒一脚踏下,严词厉语猛喝。
      整片广袤的星云,顿时化为飞灰,所有陨星以及石块,都变成一股股烟尘,然后诡异的消失了。
      猝不及防之下,八个道君接连翻倒,踉跄不羁,窘态横生,几乎被惊吓到。
      “什么?你胆敢放肆!”
      “竟敢直呼魔神大人的名讳,没人救你啊!”
      “这是……这不对!”
      嗡——!
      这些道君赶紧稳下身躯,再看眼前情景,除了吃惊就是震撼,继而生出不妙之感,看着陆寒的表情,逐渐大变。
      “果然如他们所说,你狠该死!”
      莫名的,一个吃而自己的声音,蓦然钻入这里,接着在陆寒头顶,出现一道扭曲的孤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