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无暇天书

  • 阅读设置
    第三百零四章萱姬威胁
      “就不改!该出去了,梦魔大人!”
      唯独这次,殷枫不想听沐清雨的话,见她呆愣在原地,殷枫伸手过去做扶手状催促了一下沐清雨。
      “好吧!怎么出去?”
      “你是梦魔你不知道?”
      “我又没有梦魔的记忆,怎么可能知道?你刚才没有在她离开之前问她?”
      “问个锤子……我哪知道会这样……”
      ……
      试用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方法,折腾半天,二人才离开沉睡梦境。
      “终于回来了,早啊!清雨。”
      殷枫缓缓地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沐清雨凑得非常近的粉嫩俏脸,她也正在苏醒过来,眼皮稍抬,一双清澈的眼睛开始显露出来。
      “谁允许你爬上我的床的?”
      看情况,二人现在正躺在一张床上,铺着同一床被子,沐清雨伸手过去,掐在了殷枫小腹上,还使劲扭了半圈。
      “痛……不对啊!我睡着的时候明明是伏在床边的,肯定是萱姬做的好事!”
      虽然做了一场大梦初醒,但是殷枫还是记得自己感到困的时候只是上半身伏在床边睡过去的,要说是谁动了手脚,那肯定是早先踹门而入的萱姬,因为在梦境里还听到了她的声音。
      “咔嚓!”
      “萱姬?又是你的哪个红颜知己?等等!你有没有听到类似于快门声的声音?”
      突然传来的声音,令沐清雨有些疑惑地问向殷枫。
      “不止听到,还看到了!喂!萱姬,你在做什么?”
      顺着殷枫此刻的目光看去,萱姬正用这个世界的相机,将他们二人的画面定格在胶卷里,又洗出了相片。
      “捉奸在床啊!我要作为见面礼拿去给儿媳妇看!”
      萱姬依次地看了看刚才照的二人合照,露出满意的眼神。
      “你敢!”
      殷枫一听,那还得了,当即提高音量呵斥了一下正在洋洋得意的萱姬。
      “有何不敢?枫枫还真上镜,儿媳妇……好像是叫冰凝嫣来着,她看到后一定会夸奖我的!”
      闻言,萱姬不动声色的反问一句,又露出狡黠的笑容来,故意将冰凝嫣扯出来令殷枫动容,说完便打算逃离此地。
      “哎……”
      不明所以的沐清雨听得是一头雾水,但是萱姬想要将他们两人的事情告知冰凝嫣这事她听清了,于是立即从床上坐起来作伸手状想要叫停萱姬的步伐。
      “清雨,不怕她,咱们两个是清白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她的阴谋诡计是不会得逞的!”
      很明显,可以知道萱姬是想握有把柄在手,好跟他们两人谈条件的,所以才故意装出一副要逃离的样子,却又走得非常慢,可以说蚂蚁都比她走得快一点。
      “你先把放在我腰间的双手收回再说这话。”
      沐清雨白了此刻一脸正气凛然的殷枫一眼,他放在被子里面的双手可没有老实的意思。
      也不知是何时被殷枫搂住腰的,只是因为刚才准备起身时感觉到腰间好像被钳子钳住一般,沐清雨不解地看了一眼,这才得知自己是被殷枫搂着。
      “额……情不自禁就……”
      殷枫尴尬地陪笑了一下,立即乖乖的收回自己搂住沐清雨细腰的双手。
      这家伙是怎么可以一本正经地劝告她,又暗地里背道而驰地做着不要脸的行为的?沐清雨心想。
      “咔嚓!”
      随着又一声快门声传来,掀开被子的殷枫和沐清雨现在的行为被萱姬又给拍了下来。
      “喂!臭萱姬,你还拍!”
      见萱姬还在拍照,殷枫冲着她怒吼了一声。
      “这会你们的奸情实锤了吧!”
      收起相机,萱姬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得意地回道,色魔殷枫这么配合,倒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刚“开机”的沐清雨被他们两人的话整得有些蒙圈,细想了一下,再结合殷枫刚才的奇怪行为,令她认为殷枫和萱姬可能在串通一气地谋划什么阴谋。
      “说吧!你们母子俩一唱一和的有什么目的?”
      为了避嫌想要远离殷枫,也因为昨晚喝了些酒,沐清雨感到有些口渴,边说边起床走向茶桌,想倒杯清茶,却发现茶壶里是空的。
      “谢谢!”
      失望之际,茶桌上安静地放着一碗水,沐清雨凑近闻了会,闻出似乎是醒酒茶的味道,她看了看殷枫,又看向萱姬一会,见他们脸上没有异样,这才道谢一声,放心地喝了下去。
      这倒不是殷枫准备的,因为他昨天是不知不觉沉睡过去的,根本没有时间去准备这些,应该是出自萱姬的手。
      “清雨,没有的事,你听我说,我跟她根本不熟,她只是把我认成……”
      “停!你个满嘴谎言的家伙说的话我不信,萱姬……姐姐,你来说!你这么做是想干嘛?”
      被误会,尤其是被沐清雨误会的感觉很不好受,殷枫说的话有些激动,但解释还未说完就被沐清雨给打断了。
      说着说着,沐清雨停顿了一下,只得以姐姐称呼眼前自认是殷枫母亲的女子,看她的样子似乎很认真,就是行为和殷枫这种无耻之徒如出一辙,很难令人相信他们两人没有任何关系。
      “我只是想枫枫叫我一声妈妈!”
      “你做梦!话说这也太无耻了吧!”
      萱姬的要求刚刚提出,就被殷枫怼了回去,不过他这种无耻之徒说别人无耻,真的是给人五十步笑百步的感觉。
      “就这么简单?”
      看到二人似乎不是在演戏,沐清雨也就推翻了之前的猜测,但还是觉得这个要求有些奇怪,一脸疑惑地问向萱姬。
      “嗯嗯!”
      一脸认真的萱姬使劲地点了点头,如三岁孩童那般,可爱至极。
      “叫吧!”
      思量过了一会,沐清雨冷眼看向一旁也已经起身的殷枫。
      “清雨……这就跟被人强迫叫他爸爸一样令人感到羞愧和委屈,你别听她的!”
      没料到沐清雨会如此答应萱姬的要求,殷枫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劝说着沐清雨。
      “你想被凝嫣看到?或者说,你想看到凝嫣为这事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