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无暇天书

  • 阅读设置
    第二百零七章会见长恭
      他,也已经成长为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了呢!慢慢闭上双眼的萱姬心想。
      “清雨,不是还有段距离才到仙门山下吗?怎么停下了。”
      又走了一段路程,追上前方的沐清雨后,见她驻足不前,殷枫这才上前同她搭话。
      “哥哥就在那边,是来找你的。”
      前几分钟,绫长恭已经和沐清雨会过面,得知殷枫就在后面,于是就叫沐清雨帮他传话。
      “别去……”
      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再结合殷枫的那些绯闻事迹,萱姬用她的纤手揪着殷枫的衣裳劝了他一下。
      “该来的迟早都会来,我殷枫又岂会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清雨,你带萱姬先回缥缈仙阁安顿下来吧!”
      殷枫将背上的萱姬放下来,又同沐清雨交代了一声便径直的朝着她刚才指的方向走去。
      “这是他们两个的事,就交由他们自己解决吧!”
      见萱姬望着殷枫的背影看起来有些担心的样子,沐清雨上前劝慰了一句。
      “好吧……走!儿媳妇,回家!”
      的确,殷枫作为一个男人,自己闯的祸,得懂得勇于承担惹祸带来的后果。萱姬瞬间变脸,笑嘻嘻地挽住沐清雨的手臂。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儿媳妇。”
      “现在不是,以后肯定会是的!枫枫可没打算轻易放过你哦!”
      “可我现在最怕他这样……”
      “有什么好怕的?顺其自然不就好了!”
      两人一同渐行渐远地并列走去……
      另一边,殷枫已经来到绫长恭所在位置。
      “你找我?”
      殷枫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绫长恭,语气也变得与往常有点不一样。
      “我听妃妍说了,她的胡闹,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不好意思!”
      绫长恭此刻正一直背对着殷枫,他的心中有些纠结,却还是同殷枫道歉了一下。
      “她是这么说的吗?”殷枫嘴里喃喃一声,若有所思,他没想到,郑妃妍敢作敢当,竟然告诉了绫长恭实情。
      不过,这不是殷枫要的结果,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邪魅一笑道:“你觉得可能吗?执法天神,加上我是什么样的人谁都清楚,她只不过是忌惮我的报复而已!其实,她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迫于我的威慑,她没得选!”
      “我就知道!你都已经有冰凝嫣这个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妻子以及一堆的红颜知己,为何还要沾染我的妃妍?”
      绫长恭身影瞬闪,来到殷枫身前拽起他的衣领质问了一声。
      “见色起意,你自己不碰,还不给别人碰,这没道理的嘛!”
      看起来异常镇静的殷枫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说着自己都觉得恶心的歪理。
      “你混蛋!”
      绫长恭怒目圆睁,直接一拳揍在殷枫左脸上,将他揍飞好几米远。
      正是君子何需多动怒,冲冠一怒为红颜!
      “除了清雨,没想到你竟然还会为了其他女人而生气,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从地上爬起来,殷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好像没事人一样有条不紊地说着,他的左脸已经有些肿得发紫,可想而知绫长恭这一拳的力道有多重。
      “拔剑!”
      怒气冲冲的绫长恭手持拈花扇,指着殷枫鼻子说道。
      “你还不配!(我从不对兄弟拔剑相向)”
      殷枫懒散地站在原地,不屑一顾地回了一句,
      “那就去死吧!”
      绫长恭一个箭步冲上去,拈花扇舞动,殷枫身前瞬间鲜血迸溅,细看一下,一道血**壑出现在他的胸前。
      “为什么不拔剑?你以为自己有气运加持,就真的是不死之身?”
      起初,绫长恭预料到殷枫会拔剑挡下的,怒气加持的力道也不知轻重,直到没入殷枫的血肉中,他才收了些力。
      “抱歉!我真的是不死之身!”
      鲜血淋漓,开始重聚在一起,殷枫右手手掌按在那道血**壑上的,紧随其后的一声“修复!”,使得伤口开始愈合起来。
      “怎么可能!你的上古龙魂不是送给谢天琅师兄了吗?”
      见状,本来还有些因为担心而皱着眉头的绫长恭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我这副躯体并非寻常的血肉之躯,不然你以为已经没有灵魂的我是怎么还能存活在这个世界的?”
      对于现在的这副躯体,殷枫感到有一丝的骄傲。戾气凝化,铸就新式血肉,拥有可以匹敌上古龙魂的治愈能力,使得没有治疗天赋的殷枫弥补了一下自己的缺陷。
      “修炼戾气而不狂化,如今连灵魂都不需要还能存于世,你究竟是什么怪物?我就不信你连痛觉都已经感觉不到!”
      绫长恭将拈花扇收起,脚肘正中殷枫小腹,随后拳**替,对既不还手,打趴后又一次接着一次站起来的殷枫进行无数次打击。
      很明显,殷枫看得出绫长恭现在的心里有多痛,所以才选择不还手,被怒气冲昏头脑的绫长恭才不会去管这些。
      “嘣!”
      地面被砸出巨坑,位于巨坑正中央的殷枫吐出一口老血来,他半跪在地,单手撑地准备再次起身。
      这时,一个白色倩影挡在殷枫身前。
      “长恭哥哥,请住手!你若再继续下去,休怪我不念及同门之谊、兄妹之情!”
      冰凝嫣肃然而立,雪诉剑已拔出握在手中,似乎在告诉绫长恭如果他继续对殷枫动手,自己则会不留情面的出手相助殷枫。
      “凝嫣?你可知道他对妃妍做了什么?”
      看清是冰凝嫣,绫长恭只好不甘的停下准备再次袭去的拳头,指着殷枫一副想要个公道的样子。
      先不说绫长恭根本不会对一个孕妇出手,光光是一直称呼自己为哥哥的冰凝嫣阻拦,他就不可能再次对殷枫动手。
      虽然冰凝嫣先前拒绝了他,但绫长恭绝对不是那种因爱而生恨的人。多年的同门之谊以及有沐清雨这层关系在的缘故,两人一直都将对方当成自己的亲人看待。
      “知道。”
      冰凝嫣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殷枫,他正在躲闪着自己的目光,随后又低下了头,于是泰然自若地回复了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