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乱明录

  • 阅读设置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夜遇故人
      我看看这小子是不是很有种,刀子能扎进亲娘的胸口,能不能扎到别人胸口。却没想到那小子,见有个高出自己半个头,能有自己两倍重的汉子冲过来,却舍了手中的剔骨尖刀,后退两步摆出一个架子,很像军中行伍的姿势。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那个汉子就是有蛮力,小时候可能也是经常打架的主儿。架势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遇上比他瘦弱的基本上战无不胜了,就是一个狠劲。要是稍微会一点实战功夫的,就能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显然这个小三子不知道跟谁学过,虽然不算纯正,但对付这个村子里的痞子还是绰绰有余的。没有两个回合壮汉便被放倒在地上,一条胳膊被锁住了。小三子就等着他求饶呢,如果他求饶了,小三子手也就松了,但是那个壮汉也是硬气,嘴上就不服软,一个劲儿的骂着脏字。
      小三子最后无法,只能用劲一掰,将她的胳膊掰脱臼了。那种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躺在地上的壮汉,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整张脸很快就煞白一片了。
      又有几个村子里的年轻后生想要上去帮忙,但是看小三子能吃人的眼神都退回去了。他把刚刚丢在地上的刀子又捡了起来。无尘当然不怕他,见地上的那个汉子还在哭号,他便过去帮忙把胳膊又接上了。
      “好了,你不就是恨我么,也不用拿自己村子里的人撒气。你们好歹也是一个姓氏的,往上数三五代都是一家人。”我开口道。不能让他这么胡闹下去了,到时候村子里的人将仇怨算在我的身上怎么办。
      “我恨不能杀了你。”
      “想杀我的人多了,你还要排队的。估计很晚才能轮到你。”我得赶紧把这尴尬气氛给去掉,“这样,你在这个村子里是呆不下去了。跟着我走。我允许你在我身边伺机杀我。”
      这是一个大胆的决定,我也是学者浪客剑心里面的桥段。万一我哪天熟睡了,他小子给我一刀,我就被解决了。不过再一想,说不定我死了也就是在现实中魂魄再醒一回。等回来就好了。
      “我要光明正大的杀了你,为我娘报仇。”小三子说道,“你快拔你的刀。”
      “现在对付你,还用不到刀。你要是不服,就上来试试。”
      “好,你就受死!”小三子说着便手持尖刀冲我过来。我看他估计将刀刃朝外。似乎不想占我的便宜。这样的孩子如果加以引导,肯定会是个人物。
      陪着他玩了两招,我心里却在想,这小子是从谁那里学到的功夫。要说普通士兵,根本就没有这么厉害。他这些招式绝对是军人教的,一点花架子都没有,每一招的攻防都是致命,我也得好生应付才行。
      “你的功夫是谁教的”我抽空问他。
      “用你管,你死在这招式下便是你的荣幸了。”他一招快似一招。但是脚步明显乱了,章法很快就没有了。我得给他点下马威才行,不然他还以为自己这样胡作非为也可以呢。决定给他点教训之后,我便主动出击。伸手抓住他的左胳膊,顺势一扭,想把他反扭过来,没想到他身子立在我前面了。右手却顺势往后一挥,直刺我的胸口。
      我却一把将他手中的剔骨尖刀握在手中。真没想到一把杀猪刀还会如此的锋利,我都运起真气了。结果还是感觉到刀刃将真气割裂,最后割进我的手掌。没多久我就感觉手掌湿漉漉的,但是不怎么疼。
      用力一拽,将剔骨尖刀抓到手中,感觉有些碍事,回手一下,刀柄打在小三子的脸上。这下打得有点狠,他的脸迎风肿了起来,能有馒头大小一个通红的包。
      “够了。”我丢了尖刀,将他推倒在地。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还上私塾呢,这词都能说出来。”我看他一本正经文邹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ahref="http://www.nnlnt.com"target="_blank">www.nnlnt.com赡芪以?*岁的时候,跟小伙伴玩儿,就已经知道这些说辞了。想想也不对,一个寡妇,哪有闲钱让儿子上私塾呢。
      “不管你对我怀恨在心,还是很那些东瀛人,以你现在的水平,是很难报仇的,只能白白赔上性命。你认为你娘的死跟我有关系,我也不否认。我也想恨呢,我要是恨起来,就得将你们的村子,将跟着我的东瀛人都杀了。但是我不能。你要想成为人物,就得学会隐忍。你听过戏么韩信知道,他在成为元帅之前还受过胯下之辱呢。”
      我感觉自己很有当老师的潜质啊,跟他说了这么多道理。伸出一只手给他,就等着他抓住,借力站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韩三品。”小三子迟疑了一下,还是抓住了我的手。
      “你都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注意。”是宝儿的声音。她什么时候来这里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没有地方去了,只能找你。”
      来就来,正好陆佳少个人照料。
      其实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等我冷静下来,不光为管理这一千多号人发愁,最要紧的是我都没有之前那种冲动,要带着他们干一番事业。也不是什么事业不事业,我看到陆佳的样子,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难过。
      现在我该带着他们到哪里呢去找朱棣还是做什么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为了杀掉武藤山河这个败类,为他们的伊藤将军报仇?ahref="http://www.nnlnt.com"target="_blank">www.nnlnt.com晌伊涮偕胶釉谀睦锒疾恢溃退阒懒耍掖耪饧父鋈艘采辈还恰:慰龌褂兄扉Ω涮偕胶映叛?br/>
      我跟无尘还有方达三个人又回了一趟朱棣的造船厂。谷柳先留在村子里,照看宝儿跟陆佳。我们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潜进去,结果发现船坞里已经空空如也了。一条帆船都看不到,地上都是夹板拆除之后的零碎垃圾。武藤山河早就不在这里了。
      “他们已经驾着战船出海了。”我只能看着远处黑压压的海绵自语道,“朱棣已经开始攻打南京了么为什么这么早。”
      “已经不早了,张钰的部队都从陆路绕过山东经河南安徽进攻江苏了。”方达插嘴道。
      “你又怎么知道这些”
      “这些都是旧事了,我彼时还在军中,自然知道一些消息了。”
      既然找不到武藤山河,我们留在小渔村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但是后半夜的嫌冷,我们三个还是决定找户人家先住一晚上,第二天再回去。
      结果走到村子里却看到了我不想看到的景象。
      “牟兄,你跟那个东瀛姑娘成婚……”无尘很不是时候的跟上一句。
      我懒得理他,心里想着,如果井上兰没有被武藤山河杀死,那她也会带着自己老爹的尸骨离开这里。当然,她肯定听信武藤山河的,将杀她爹的仇算在了我的头上。
      其实这样也好,因为我也是被冤枉的,所以会没有那么心虚。因为对井上兰背信弃义而心虚。
      有时候,世事就是这样,你越怕什么,你就会越容易遇到什么。就像现在我最怕的是见到井上兰一样,偏偏我在夜幕里就看到了她。
      那时候我们三个正要进一家院子,那户人家的主人已经同意我们进去借住一晚上了。我走在最后面,感觉身后有人在看自己,扭头一看,发现夜影里面站着一个曼妙的女子。
      “你终于回来了,就没打算回家看看”
      那就是是井上兰,她的声音听起来让我想到了贞子。虽然我没有看过他们小日本的变态鬼故事电影。
      “牟兄,你在门口干啥呢怎么还不进来”无尘见我呆在门口,转回身问我。接着他也看到了站在巷子中间的井上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