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乱明录

  • 阅读设置
    第三百六十九章 死人利用
      “我就不应该在我们新婚之夜让你走,这样我爹爹就不用去找你,就不用被你杀掉了。”井上兰看了无尘一眼,又冲我说道。声音还是不带一点感**彩。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说什么,是在试图解释什么还是在语无伦次。
      “毕竟你是我的夫,我们还是要在一起过几十年的。”说着井上兰往前走了两步。我看她的脸色,似乎是因为月光的关系,显得有些惨白。
      我怎么就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就有那种冲动要跟着她回去呢。毕竟我们是在这里完婚的,新房说不定红彩头都还没有撤。
      “牟兄,别跟她过去。”
      “道士,是你应拆散我们两个的么”井上兰突然瞪着无尘说。
      “没没没……我可没有。”无尘好像看出了些什么,但又害怕井上兰,不敢说。
      “好,我跟你走。”
      有些事情总要面对么。我完全不理会无尘的阻拦,毅然决然的跟自己的发妻走进了黝黑的巷子里。甚至无尘想要跟着也被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听起来感觉有点像同妻在期望失足断背的丈夫回家,而丈夫也是在妻子的感召下毅然放弃了基友而选择重回正途。
      我走在井上兰的身边,其实觉得这个女人也是挺可怜的。老爹死了还要准守中国的妇道。我可没有想着跟她圆房什么的,还是要归结为上面的一句话,我得了解一些事情。
      到了原来我俩成亲的新房。房子大门开着,原来的红纸灯笼没有撤下来,旁边又挂上了白布灯笼。这真是红白喜事一起来,之前好像说过了,为啥白事也叫喜事。进了大门院子正中央,大厅的北墙上挂着一块巨大的白布。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奠”字。我们那个地方的房屋设计,都是坐北朝南的。当然这种格局是跟天气和纬度有关,太阳决定的么。后来加上了迷信的元素,便是以北为尊,供奉先人都是在北面的。就像条形的桌子只有在供奉祖先的时候才能横对着北面。当然自己吃放的桌子不是圆的就是方的,怎么摆法就无所谓了。
      这样的场景是古装戏里面经常有的,我从小时候看了会害怕到现在见了觉得亲切。只是这个时候我觉得跟井上兰到这种地方还是有些诡异的。毕竟屋子里的那些喜字还没有揭去,身子旁边厢房里面透出来的光都是暧昧的红色。只是正厅里面一片素白,一口黑漆棺材大头冲着我。这让我想起了那首顺口溜。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脑子还如此混乱。
      “我爹就在这里面,师叔把他带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你爹他。不是我杀的。”我还是没忍住,解释了一下,即便我知道是徒劳的。
      “谁杀的已经不重要了,他死了,如今还没有下葬。因为他只有我一个女儿。”
      该不是她想让我给这个老头儿披麻戴孝。虽然井上雄信比武藤山河要好上百倍不止。但是奈何武藤山河起点太低,乘以一百得出来的成绩也高不到哪里去。谁让他们跑到我们的地盘上撒野,死了也是活该。
      “牟武,你会遵守你的诺言么”井上兰回头又哀怨的看着我。
      我可能亏欠的就是这个井上兰了,哪怕自己当初曾经没事找事救了她一命。所以我在心底恶狠狠的幸灾乐祸的想着。其实我们对待东瀛人。日本人已经很宽容了。之所以如此违背道德品行的如此想象,完全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
      “你还是回你们东瀛去。”我憋了半天来了一句。
      “我就知道你也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井上兰突然变得声色俱厉。这就像是翻脸不认人。
      一阵阴风吹过,我身后的房门突然被风给吹得关上了。如果这时候来点阴森森的音乐特效,那基本上没有几个正常人能承受得了了。
      “我现在自身南难保。哪里能保护你的周全。”
      “那你当初答应那么爽快!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名,你让我走我就走得了么!”说着井上兰伸手抓向我的脖子。我本来不想躲的,但是看到她手上的指甲能有一寸多长,我知道不妙。半途还是身子一侧躲了过去。
      没想到井上兰并没有罢休的意思,双手交替着一招一招的攻过来。她本来没有什么武艺的么,现在看来可能是些花架子。身体僵硬的要命。躲了几下,我实在懒得躲了,就用手挡了一下。碰撞之间我的手臂一阵剧痛,井上兰的手指坚硬的居然比精钢还有过之。
      “井上兰,你冷静一下!”我知道有人在操控着她,所以这句话我是说给那个人听的。现在我觉得井上兰跟那个卢子俊有点像。卢子俊死了之后又复活,身边有个操纵他的风怜。井上兰身子如此坚硬,恐怕也是已经死了。但是她又是被谁操纵的呢
      说着我也开始小心的还击,拳脚上都带着真气,以防自己受伤。井上兰毕竟生前也不过是个弱女子,没有什么武艺,就算身子刀枪不入了,战斗力也时候有限。我便有空在四周围逡巡,看看到底操控她的人藏在什么地方。
      其实藏人的地方太好找了,屋子中间不就是有一口能藏人的大棺材么。
      我先随手扯下一条挂在房梁上的白帷,趁机在井上兰的身上饶了几圈,最后将她绑在石柱上。她虽然坚硬无比刀枪不入,但是对付这种柔软的布可是无计可施了。我看着她在那里挣扎半天也没有挣脱开的意思,便安下心来,要对付那个幕后的操纵者了。
      “你给我出来!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你的。”我也是喊出来给自己壮壮胆,毕竟这里的氛围太诡异了。
      我当然不敢用手去碰那副棺材,而是用湛卢剑将棺材板挑落地上,顺势一剑刺进棺材里。感觉像是刺进了一颗熟透了的南瓜里面,我用力一顿宝剑,将整个棺材震碎半边,一具直挺挺的尸体便落到了地上。
      难道是我想错了,人不是躲在棺材里的地上躺着的当然是井上雄信了,只见他脸色苍白到吓人,就跟他家姑娘井上兰的脸色差不多。嘴唇却是猩红一片像是刚吸过血,让我不知道他的惨白是化妆的还是自然形成的。
      “久违了,牟武。”就在我靠近了想看个究竟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张嘴裂开一个难看的弧度,冲我说了一句。
      被捅了一剑的死人突然睁开眼睛,让谁见了都会吓个半死。好在我见识多了,也多少能预见到死人复活这种事情的发生。毕竟小日本的花花肠子和变态手法不是我们所理解的。
      他们从唐朝开始大规模的学习汉族文化,遣唐使他们派的最多了,交流也很丰富。但是对于歪门邪道,他们学的就更早了。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奴隶封建形成的巫蛊文化,到了五代后期,特别是宋朝之后达到了顶峰,但是在朱熹之后,到南宋又开始落没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丧心病狂的道术被开发出来。在礼教最严重的年代,这些东西都被先进的生产力给取代了。所以有些很精巧的,但却很下作的巫蛊道法在那个岛国还能看到。
      而现在我就看到他们带着从中原学到的法术,回来对付我了。井上雄信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被我捅了一剑的肚子黑乎乎的,根本就看不到伤口,更看不到有血流出来。他已经死了,这是可以肯定的,因为他的师兄在杀他的时候可没有想到让他装死来对付我。
      不过是“死人利用”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