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乱明录

  • 阅读设置
    第三百七十章 “死”里逃生
      ps:
      重新回来。。。
      “牟武,你跟我家小兰也算是一对苦命鸳鸯。要是你走了,可就对不起她了。”井上雄信怎么说起话来都跟武藤山河一个味了。说着他一个马步冲拳,朝我打来。我知道他跟井上兰一样肯定身上坚硬似铁。所以也不硬接,就跟当初在潍坊的时候一样,绕着破棺材跟他缠斗吧。
      转了几圈我实在不想再耗下去了,身子一矮,蹲下去挥剑将井上雄信的一只脚给削断了。在战场上我见过被砍断脚的士兵,他们如果能忍住疼,自己将脚包住,还有可能活命。大部分人都因为疼晕过去,然后失血过多死掉了。根本就不可能站起来。
      但是我想错了,井上雄信已经不是人了,他的脚断了,只是稍微趔趄了一下。走起路来没有之前那么顺溜了,但绝对不至于失去战斗力。
      我想要让他失去战斗力只能将他的两条腿砍断了。但是那并不容易,井上雄信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死了之后又复活,身手反而更加矫健了。他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武器,只要不跟我的宝剑对上,他就不会受到任何威胁。而我却可能被他打得落花流水。
      慌乱之中我只是用剑挑了他身体两下,根本就无关痛痒的。
      “牟武,只要你不把我的头砍下来我就可以说话。”井上雄信似乎吃定我了,也不急着将我弄死,“其实,我并不希望你死,可惜了。但是你已经不可能为我们所用了,我跟兰儿原本都不希望你死的。”
      “当然,既然你非死不可,死在我的手上也算值了。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死了。我们东瀛的敛魂师便有这种起死回生的本事。本来可以教给你的。还有那个女子,虽然还魂了,但是还是难逃一死。就像我一样。已经是死人了。”
      “你说什么”他说的那个女子当然是陆佳了。
      “你是说你根本没有把她救活”
      “活”井上雄信突然笑起来,“你当死人真的能复活么跟你们中原的道法一样,只是样子像是活过来而已。活死人!只是我们东瀛的法门,能让她活的更逼真一些而已。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要小心了!”井上雄信突然跳起来超我扑过来。
      我本能的往后一退,躲过了他的一击,却感觉后脑勺撞到了什么东西,疼痛欲裂。回头看了一下,居然是井上兰已经挣脱了我缠着她的白色幕帷。她手里拿着一根大棒子,我是正好撞在了上面。
      我只好就地一滚,躲开了这父女俩落井下石的一击。使劲儿眨着眼睛。好让自己恢复过来。赶紧从眩晕中恢复过来。
      “井上雄信。你知道武藤山河是故意杀掉你的么”
      “我当然知道!”井上雄信突然又像幽灵一样冲上来,断脚一下踩在我的大腿上。
      我忍不住叫了出来,那种疼痛真是跟扯到蛋差不多的严重。等我挥剑逼退他还有他身后的井上兰,爬起来想要往回退。却感到一阵肌肉拉伤的刺痛,那条腿暂时不好用了?ahref="http://www.nnlnt.com"target="_blank">www.nnlnt.com醋潘橇礁鼋ソケ平抑荒芡说角浇牵蟹烙?br/>
      “那你知道,你女儿也死了么”
      “什么!”
      好像井上雄信吃了一惊。他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姑娘已经跟他一样了么
      “你转头看看她,看看她是不是死了!”
      井上雄信还真的转过身去,伸手就要去碰井上兰的脸。却被井上兰给挡了回去。
      “他把你也杀了”井上雄信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失控了。
      “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本来我们就不该来这里,死了就死了吧。”井上兰说着又转头对我说,“你是我的夫。我们在阳间做不成夫妻,那就在地府做吧。”
      她说着就朝我冲过来。
      我则将手中的宝剑往外一甩,心中只能祈祷我的魂魄能帮我一把了。好在关键时刻魂魄还是挺给力的,我见“他”抓着湛卢剑,挥手朝着井上兰的脖子砍去。其实我不忍心看到这个女子身首异处的。倒不是以为我们成婚了。若是因为她的善良。善良没有国界和种族之分么。
      但是宝剑挥到半途却被井上雄信一胳膊给挡了下来。湛卢剑何等锋利,何等的煞气,只一下便将井上雄信的胳膊齐刷刷的砍了下来。
      “她还没有死!”井上雄信大喊一声,便朝着我冲过来。
      我身子虽然能动,但也没啥战斗力了。只能躲,绕着墙壁跑了半圈,我居然又跑了回来。没有注意,突然觉得脑袋上一湿,好像是什么凉冰冰的水淋到了我的头上。接着就是问道一股乖乖的味道。
      然后我才看到井上兰手上的一个小瓶子。她往我头上撒的水。但是这东西有什么用呢我好像也没中毒,或者被酸碱腐蚀啊。等听到哐当一声,宝剑掉地的声音时候,我才知道是我的魂魄出事了。
      “你当我们东瀛敛魂师是骗人的把戏么”井上雄信阴笑一声,回头趁着我愣神之际,手中拿着一把匕首,冲我的心脏扎下来。
      我差点都忘了自己还能动了。最关键的时候躲开了匕首,蹿到一个晦暗的角落。心里还在想我的魂魄到底出什么事了。抬眼看去,井上兰跟我的魂魄都看不到了。
      不好!心底一惊,我就横着跳了出来。果然余光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我的脑门上飘过去。
      “你去死吧!”井上雄信大吼一声,别别扭扭的挥舞着匕首追过来。他断了一只脚,少了一条胳膊,身体的重心已经掌握不好了。找死的是他,我也不是没经历过艰险的,虽然是逃窜,但也知道往有武器的地方跑。
      等井上雄信冲过来的时候,我挺起宝剑,直刺中他的脖颈。湛卢剑冲断脊柱,从后面钻出来。井上雄信却双手抓住宝剑,冲我说道:“兰儿还有救。”
      他这样说,我却感觉到背后一阵凉风吹来。井上兰过来了,我现在弃掉宝剑都来不及了。身子一缩,只有挨宰的份儿。不过停了两秒也没有什么东西碰到我,回头一看,无尘站在那里呢。
      “牟兄,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看井上兰已经躺在地上了,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口子,乌黑乌黑的。再看井上雄信,也已经松开了抓住湛卢剑的双手,脑袋垂在那里摇摇欲坠的。这一对父女终于不再折腾了。我想他们也再折腾不起来了。
      “其实我看到这个姑娘的时候,就觉得她有些蹊跷。本来要提醒你的,但是你那么坚决要跟她走。毕竟……”无尘将他们父女的尸体放到一块。
      “毕竟什么”
      “毕竟你们是两口子么。”
      “你不会说话可以闭嘴的。”我狠狠瞪了他一眼,“走吧,你把他们两个呆上。”
      “什么带他们两个做什么”
      “那你让他们两个在这里躺着,等天亮啊”
      “今天晚上可是我救了你啊。”
      最后还是无尘扛起了两具尸体。反正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大晚上的胡同里也没有什么人,不怕被人撞见。半路上闻到血腥味,再看尸体,井上兰的伤口处居然流出血来。难道真像井上雄信说的那样,他女儿根本就没有死么我突然有了一种负罪感,就算那时候没死,现在肯定死了。说不定人就是我杀的,至少也是因我而死?ahref="http://www.nnlnt.com"target="_blank">www.nnlnt.com赡芪倚牡桌锘故窍M潜晃涮偕胶由钡舻摹N叶际堑玫浇馔眩歉鹤锔卸嗌俨煌选?br/>
      把尸体带回去在院子里放了一夜,天气冷也不怕坏掉。第二天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谷柳先虽然对尸体不排斥,但也不愿意看见两具那么诡异的尸体。最后商量了一下,还是烧掉。说好听点就是火葬。
      这种事情肯定要在荒山野地里做,即便我们不怕百姓报官。焚烧尸体的味道是那么熟悉,我居然没有排斥,甚至有点上瘾的感觉。
      “把他们的骨灰装起来吧,既然不能回他们的岛国,就留在这里吧?ahref="http://www.nnlnt.com"target="_blank">www.nnlnt.com退酪煜纾恢劣谌盟敲挥懈侠砗笫碌摹!?br/>
      “牟兄,你又让我来干啊”
      “人是你杀的。”谷柳先帮我说了句公道话。
      “在我杀她之前人已经死了啊。”
      “死人会动么,你干嘛磨磨叽叽的。你是道士不超度亡灵也就算了,居然还杀人。让你干这点活算是不错了。就当你赎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