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乱明录

  • 阅读设置
    第三百七十二章 “钦差”邢武阳
      虽然知道邢武阳是按照朱棣的指示前来招安的,最后我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我们的目标是武藤山河一伙,跟着朱棣的队伍去攻打南京,与这个目标不冲突。
      但是我手底下的人都要求乘着海船去追赶武藤山河。即便我觉得没有必要,水路还是陆路目的地都是一样的么。但是呆板的东瀛人呢,从来没有深入过中国的腹地,他们习惯了漂洋过海,喜欢在海上追逐利益。
      最要紧的是跟着我的这帮人,只有武藤山河一个目标。就连我都没有理由说服。
      “牟兄,我们没有必要跟着邢武阳他们南下攻打南军。不管南军还是北军,你忘了在济南城的惨烈了么”
      无尘的话倒是提醒我了?ahref="http://www.nnlnt.com"target="_blank">www.nnlnt.com赡苁俏液镁妹挥屑缴贤蛉素松钡牟易戳耍纪宋以敲瓷疃裢淳氖虑椤?br/>
      好,那就不去。
      “我们要去南京,你去么”我还要问问陆佳的意见。
      陆佳哀怨的看了我一阵,才说:“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我感觉我们之间已经变得生疏,不像情侣。”
      “怎么不像情侣了”我想反驳,却也一时语噻,“我们分开太久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你没有变,是我变了。变得不认识自己,也认不清我们了。”
      “可我在这里只有你一个亲人。”陆佳说道,“不论我之前多么任姓,我心里都不会放下你,不会离开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经历过的事情我也要经历一遍。”
      “好。”其实这才是我要的动力。
      于是我就拒绝了邢武阳,明确的告诉他,我不会带着自己的人替他杀敌。我们有自己的事情做。陆佳在身边,一切都会变得美好,至于回到现代,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还是等着吧。
      邢武阳好像是得到了朱棣的死命令,一定要将我拿下。所以他也不强求,而是说要跟我们一起走。
      走之前我还得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给他们上一课。
      足利野还想还是个皇族,所以很有威信,他一号召,所有东瀛人都老老实实的听我训话。
      “我知道你们的想法,沿着海岸追上武藤山河,然后把他杀了。但是你们没有看见么这边的造船厂里面哪里还有海船!难道我们要用渔船去追他们么”
      足利野翻译完我说的话,那些东瀛人就开始热闹了,有同意的,也有说渔船就渔船的,也有说可以造战船的。但这些都被足利野给否定了,他也同意我的想法。走旱路虽然慢一点,但是总会在南京看到武藤山河。
      说服了他们,我还得给他们找点福利。一千多号人的衣食住行总要钱吧,靠抢可是不行的。一跟他们说要抢金矿,那些东瀛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当然,我们不能去抢那些矿石,明金可遇不可求,矿石里面金子含量再高,也不划算。而且我们有不懂得冶炼。但是他们北军有懂的啊,我们就直接问他们要点炼好的金子。
      刘四通怕我们再抢回金矿去,所以加强了守卫,我们一千人以下攻上,根本就是作死。但是他们冶炼的地点就守备空虚了。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炼金。
      “牟兄,邢武阳还在一边呢。”无尘现在就跟一个婆娘一样的罗嗦。不过我感觉他比我要冷静许多,所以也喜闻乐见他当我的军师。
      我扭头瞅一眼邢武阳,他却笑了,冲我说:“你知道他们在哪里炼金么我可知道。我可以给你们指路,但是我可不帮忙去抢,毕竟是燕王的产业。”
      我不知道他这是在向我示好,还是朱棣安排的,给我点甜头。不管了,吃饭要紧。
      我先跟方达还有无尘前去打探一番,果然是一个隐蔽的宅子,带后院的那种,里面负责将粗提的的金沙融化铸造成金块?ahref="http://www.nnlnt.com"target="_blank">www.nnlnt.com词氐南喽砸侠饕恍蛔坏揭荒兜恼永锞尤慌闪巳偃丝词亍H偃瞬凰愣啵矣幸磺Р灰亩巳四亍5俏也幌肽值亩蔡螅故峭低的靡恍┖昧耍暇顾浩屏称さ氖虑槊挥斜匾?br/>
      干脆也不用回去叫人了,就我们三个,等到天黑趁着夜色潜进去,找到了藏金块的屋子,却发现问题了,那个屋子的警戒更是离谱,读力的屋子,居然前前后后居然有三十多个人站岗。要想把他们都放倒还不闹出一点响动,根本就不可能。
      “怎么办还是回去带人硬闯好了。抢谁的不是抢。”方达对他的“老东家”也不客气起来。
      “让他们抢上瘾了,遭殃的还不是我们大明的老百姓。”无尘跟了一句。
      “我们再等等,就不信他们能一晚上都这么精神抖擞。”
      “他们会换班的。两个时辰一班。”
      “不行就用火攻”
      无尘说的倒是提醒我了,让我想起一个好主意:“有了,我们先出去,弄三套他们的军服。”
      弄军服简单啊,打晕三个巡逻的士兵就好了。当然还要将他们捆起来,万一提前醒过来,还要麻烦。
      然后我们还要找一些火把,三个人分工合作,方达负责去放火,当然是烧放金条的屋子。我跟无尘到后院的井口准备好水桶,等着不远处火起来,方达开始扯着嗓子喊“起火了,起火了,赶紧救火啊。”
      我们两个就提着水桶过去,那时候守门的士兵已经乱作一团了。火把上缠着的花生油,烧起来还有一股香味。无尘水桶里面是水,我水桶里面放的可是油。一桶泼下去,火势更大了。
      这时候已经有军官跑过来,组织大家进去将金条拿出来。他也是个没有脑子的军官,要是稍微想一下,所谓真金不怕火炼,大火烧过去,房子毁了把金子挖出来就是了。就算温度太高将金子烧化了,那流在地上不也还是金子。
      趁着这个机会我跟无尘丢了水桶用肩膀将门撞开,便冲了进去。里面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木质结构被烧的劈啪作响。高温让我不适应,流出来的汗瞬间又被蒸干了。
      “牟兄,快点帮我忙啊,马上就塌了。”无尘应该是跳大神的时候被香熏惯了,我在里面眼睛睁不开,还不知道东南西北呢,他已经找到金条了。
      电视剧里面演的那种能有一人多大的装黄金的箱子,都是假的。我们找到的装黄金的箱子,如果有方便的把手,一只手能提两个。
      我们两个一人抱着两个箱子就往外跑。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冲进来了。我们俩个流着泪跑出来,就开始往门外跑。
      “谁让你们往外跑了,把金子放在院子里。”军官吆喝我们俩。
      我们可不听他的,跑到院墙下面,蹭身一跃就上了房头。想抓我们,再等上几年吧。
      “|牟兄,方达还没有出来呢。要不要回去救他啊”
      “当然要啊,把这四箱子藏起来,我们再回去一趟。”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黄金,贪财的心理上来,还想回去再碰碰运气。而且还有方达在里面么。
      我俩刚藏好金子准备返身回来,不远就看见一个人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进了宅子里。
      “牟兄,你看,那不是邢武阳么!”
      我的眼睛还在流泪呢,根本就看不清楚那个人是谁。无尘眼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他到这里干什么”
      “不知道啊,看样子那些人对他很恭敬呢。我们该怎么办啊”
      “先不要进去了,等等再说。这外面居然一个站岗的都没有了,好像有点奇怪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