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乱明录

  • 阅读设置
    第三百七十三章 出发
      没想到过了一阵,突然有个黑se的东西从院子里面窜了出来。我俩摸过去一看,原来是一箱子黄金。
      我们还没来得及收拾散落在地上的金块,就又有一箱黄金飞了出来。等第四箱黄金飞出来的时候,一个身影也跟着出来了。
      “你小子真有一套啊。”方达居然一个人带出来四箱黄金。
      “赶紧走,邢武阳在帮我们吸引注意,拖延时间呢。”
      八箱黄金就有差不多两百斤了。我们三个人用麻绳捆了提着也不费劲儿,先找一个地方落脚,至少躲过北军士兵的搜查。丢了两百斤的黄金可不是小事情,方圆几十里恐怕又要好几天鸡犬不宁了。
      “牟兄,你怎么了我们已经逃出来了啊。我这可是第一次跑出来偷东西,而且还偷了这么多黄金。说实话,我连一块这么多都没有见过。”
      我心神不宁是因为我们三个彻夜不归,陆佳可能会担心。结果我一夜未睡,天海不亮就催促他们两个赶紧回去。
      见到陆佳之后,我知道她也一夜没睡。
      “你没睡觉赶紧睡一觉,我把早饭给你留着。”然后她就给我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好。”
      睡了能有两个时辰的觉,我就醒了。说实话,走到外面感觉昏昏沉沉的,脑袋还有些疼。勉强吃了点东西,就得召集人马赶紧走了。毕竟偷了官银,人家会派兵镇压的。戏文里面,偷取生辰纲的梁山好汉下场不都不怎么一样么。
      结果发现邢武阳已经回来了,而且他还带回了六箱金子,这样我们的金子就有两百五十斤了。用这个当粮草,我也不知道到底够不够这么多人坚持到南京的。估计吃的节俭一些还是可以的。
      “你打算怎么往南京走”邢武阳问我。
      “我打算从青州走,不去济南府了,直接过兖州,徐州再往南到南京。这样可能会慢一些,但会绕开张钰的部队。”
      “这样时间上不就拖长了”
      “我们怕遇上不必要的麻烦啊。到了交战区,我们是帮张钰的还是帮李景隆的呢。”
      “也是,不过李景隆已经被软禁了,估计马上就会被齐泰当替罪羊给杀了。”
      “怎么不是朱允炆杀的”
      “现在皇帝也被权臣禁锢在皇宫里,就跟聋子瞎子一般的。大事小事都做不了主的。”
      “多谢你的黄金。”我不想跟他多说,就去找方达和足利野。
      一千人的队伍说起来还是挺浩大的。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开运动会见过那种场面。我们按照ri行三十公里的速度往西南进发,一路上也算是平稳。估计速度应该是航海的一半。
      走了半个月发现问题了。都是血气方刚的男子,一路上还有一个貌美的女子跟在我身边。倒是把他们撩拨的百爪挠心的。足利野虽然已经很约束手下了,但是沿途还是有良家妇女被糟蹋的事情发生。
      这件事情我是不知道的,是我们在一个镇子上宿营的时候,我跟方达说好了,严禁士兵扰民,一律自行安营扎寨。邢武阳还是给了我们足够的帐篷和被卧。要给军服棉衣我可没有要,怕到时候说不清楚。
      其实已经拿了人家的钱拿了人家的给养,想说也说不清楚了。
      还是在镇子上露营的事情让那些东瀛浪人很不习惯,觉得有房子干嘛住帐篷。足利野也是顶着压力让他们服从了。但是这寂寞的罪就没有人愿意受了。然后就出事了。
      方达先跟足利野吵起来的。方达说足利野纵容手下,足利野说他不近人情还多管闲事。差一点就大打出手了。
      “怎么回事”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其实才是个边缘人物,真正能带领军队的是方达这样的将军出身,和足利野这样的贵族后代。当然,邢武阳也有治军之才,他也希望这一千个人能为他们的燕王出力。所以还是积极的想插一脚。
      “他的手下偷拿金子,逛窑子。”
      事情总要往好的方面去想,ri本浪人逛窑子起码是给钱的。要是他们拿着刀霸王硬上弓,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办法。一个人的武装队伍,血洗这样的镇子,简直跟玩儿一样的。
      邢武阳跟我的想法一致,他在军中就没做过什么军需官,后勤上的事情也不太明白。金子么,那么多,给每个士兵发一些,鼓舞他们的积极xing也是应该的。piao娼在那个年代完全合法啊。
      “这只是军队给养方面的。”方达还是愤愤不平,“还有那些拿不到钱的东瀛鬼子,他们就去jian污老百姓。”
      “你可能拿出证据不然就是诽谤我们。瞧不起我们东瀛来的么”足利野更是气愤难当。
      “证据,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找。”
      我被要求跟着去受害人的家里。但是我们去晚了,那家人,被玷污的妇女已经自缢身亡了。他们没有钱办什么“追悼会”,而且老辈的规矩,自杀算是横死,横死的人是不能进祖坟的,只能送到乱葬岗。
      结果呢,这就算是死无对证了。虽然方通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怒不可遏,但也不能做什么。事情就只能这样不了了之,其实我对这样的事情已经有些麻木了,济南保卫战的时候,那些南军士兵也曾经jian污了不少城中的妇女。
      但是第二天早上,有三个东瀛浪人被杀了。身子就吊在镇子的牌坊上,惨不忍睹啊。下身都被捣烂了。
      足利野也是盛怒,都不用汉语说话了:“到底是谁干的方达!除了你没有别人!”
      我自然不能让他们两个打起来,在他们准备大动干戈的时候给拦了下来。
      “你不能说这是方达干的,就像他找不到你们东瀛人jian污妇女的证据一样,你们也找不到方达杀他的证据。何况分根本就不是方达杀的。”
      晚上我跟方达还有无尘一个屋子睡觉,这货跟他哥哥一样,都要打呼噜。虽然没有方通打得响,但调调很特别,所以我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只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方达起床出去练功,我才趁机睡着了。
      而那三个东瀛人明显是午夜被杀的。干农活的起床都早,肯定会看到他。
      然而足利野根本就不听我的,这让我觉得,一个没落的中世纪贵族来统治这些浪人也不是什么好事,得找一个靠谱一些的。
      “武藤山河我们可以自己去杀,为什么非要跟着你跑这里,我们完全不熟悉的环境。还要忍受我们的同胞被虐杀。你们要是不把杀他们三个凶手找出来,我便带人杀了你们几个,再把整个镇子给屠光。”
      “人是我杀的,要算账找我一个人好了。”跳出来说话的,是那个小三子,也就是韩三品。
      “你出来干什么”我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他干的。虽然这种狠事情他也能赶出来,但是我觉得从杀人的手法来看,应该是个女的。
      “人是我杀的,难道让他们真的把整个镇子给屠杀了”
      “哼哼,你倒是很有担当啊。我看你们怎么办。”
      “我要杀了他。”
      “他为什么要杀这三个人”
      “这我哪里知道这个孩子连自己亲娘都能杀,还有别人是不会杀的么他就是恶魔,想杀人就杀人。这样的小魔头就不能留在世上。”
      “杀了他,”我我旁边一让,“但是,只能你一个人上。”(未完待续。)